人民网>>专栏>>嘉宾访谈

文化三人谈
王蕤:双语写作与东西方文化异同
——与双语作家王蕤、出版社编辑韩敬群对话
文松辉
  2004年02月26日17:12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24日晚,双语作家王蕤,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副总编辑韩敬群,在人民网接受访谈。
24日晚,双语作家王蕤,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副总编辑韩敬群,在人民网接受访谈。
    人民网北京2月26日讯  24日晚,双语作家王蕤,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副总编辑韩敬群,在人民网读书论坛接受“双语写作和东西方文化异同”的主题视频访谈。下面是访谈的内容,录之以飨读者。

    人民网主持人:文松辉,书画频道主编。

    嘉宾:王蕤,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美国国务院聘用翻译,《南华早报》专栏作家。 

    嘉宾:韩敬群,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常务副总编辑、副编审。

    主持人:大家好,我们读书论坛今天请到了双语作家王蕤和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的副总编辑韩敬群,今天在这里和两位嘉宾就双语写作和东西方文化异同做一个交流。

    王蕤:朋友们好,我是王蕤,《闯入美国主流》一书作者。

    韩敬群:大家好,我是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的韩敬群,王蕤《闯入美国主流》这本书的责任编辑之一。

    金丽红失手《闯入美国主流》

    主持人:王蕤,你在国外已经出了几本书?情况如何?

    王蕤:我的英文小说,《莉莉》是第一本,还有其他的几本,在今年的法兰克福书展上会进行拍卖,而且现在有几家出版社正在进行竞标,不知道最后会怎么样?

    主持人:韩老师你好,能不能谈一下王蕤为何选择你们出版社出书,谈一下这个过程。

    韩敬群:据我所知,这是机缘凑巧,大概是在一个作家的评论聚会上,大家也知道王家三姐妹的老大,王葳恰好与我们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的美女编辑黄倩同桌,然后成为很好的朋友,通过王葳的关系,王蕤把这本新书送到文艺出版社,当时我对她这本书选好的主题,关于选好英语和用英语闯入美国非常感兴趣,而且对里面谈到的学习英语的方法我们也非常认同,以此为契机,我们成了很好的朋友。大家知道很有名的出版大腕金利红也曾参与到这本书的出版竞争中来,通过某种关系找到王蕤,但是王蕤经过一番周折还是选择了我们。关于这个还是请她自己讲吧。

    王蕤:金丽红是出过《我把青春献给你》等等畅销书的出版人,她是比较厉害的前辈,我在美国的时候,他的助手多次与我联系,最后我为什么选择十月文艺,主要原因是韩先生高考时,英语是安徽省的状元,他在英语方面的修养非常深厚,他编辑过很多书,其中有《巴尔扎克与小裁缝》,戴斯杰在国外非常有影响力,我在时代周刊也曾经为他出过书评,我觉得能选择到出这本书的出版者很幸运。一个是他对英语的爱好,还有是他对海外华人不管是用英语还是法语来写作的人很关注,使我们有共同的话题,感觉很亲切。


    王蕤的书是美国的大学教材


    主持人:这里有个网友的问题,你自称双语作家,请问你的英语写作有多大的读者群,多在哪些国家?


    王蕤:我的书《莉莉》是由兰登旗下的万神店出版的,它相当于中国的人民文学出版社,是非常有水准的出版社。
    美国是一个文化输出的国家,像好莱坞都是大制作,并且在世界范围内发行。我的书的责编跟我讲,美国的出版界也是这样的,如果在大的出版公司出书,就相当于在好莱坞拍片一样,是很大的制作,他们会出很多钱,他是买了我在北美、在加拿大和美国地区发行书的版权。
    在国外是这样的,一般法兰克福书展时是书买最热的时候,我的书卖给法国、德国等一些国家。书出版以后,基本上在美国的连锁书店都可以看到我的书,放在很显眼的位置上,在机场也可以看到,在欧洲的机场或者曼谷的机场都可以看到,因为他们除了出精装版,还会出简装版,香港人要求的是比较小的,所以我们就出了小版的书,而且很轻,揣在口袋里很轻,容易随身携带,放在家里也不占地方,他们做营销和市场做得很透。
    所以总的来说,我的书到处都是,但是因为书的内容写的是中国,从反应来看,跟我联系最多的还是美国的知识分子,真正会对海外、对中西文化比较感兴趣的一群人,还是就是一些大学生。因为美国是鼓励多元化的文化,所以在很多大学用我写的英文书当课本来教学生,很奇怪,他们没有放在中国文学里而放在英国文学里去学,没有放在世界文学里学,所以有很多大学生跟我交流。比如说美国也有一些蓝领阶层的人,比如说卡车司机,我跟他们的交流就比较少。
    总的来说,这家出版社有点像人民文学,我的书也是比较文学化的,不像美国的星球大战,科幻小说之类的,读者中并没有一些卡车司机之类的,我的书是对中国文化比较感兴趣、而且有底蕴的人,或者是公共电视台的观众会比较喜欢。

    双语写作:要爱好,不要带功利性

    主持人:韩老师,你当时是安徽的英语高考状元,你能不能就双语写作的问题谈谈,并对中国一些比较对英语感兴趣,想学好英语和用英语写作的人提一些建议。

    韩敬群:好汉不说当年勇,因为那是20年前的事情了。说起当年,我当时是安徽省文科高考的第一名,但是单科只有英语是第一名。我跟王蕤的英语水平根本没法比较的,但是有一点是共通的,就是我们共同对英语的热爱,还有就是我认同王蕤主张学习英语的方法,也就是非功利的学习方法。在她这本新书出版不久,我就不遗余力的向很多朋友,尤其是向朋友的孩子们推荐阅读这本书,说实在的,我觉得我这么做不是出于出版商要推销自己产品的本能,而是出于一种想把好的东西介绍给大家,对大家有功用的想法。通过看这本书,真正可与英语高手过招。
    谈一下我为什么这么看好这本书,我自己觉得也不会跟王蕤单独去交流,但是在她这本书里发现特别有趣的现象,王蕤在学生时代是文学青年,比较早的时候是用汉语写作的活跃记者和文学早慧的少年,很早就加入中国作家协会,并且在用汉语写作出书,后来她又开始用英文写作,我看她写的书的过程中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就是她的汉语和英语是怎么互相影响的,我曾经跟她交流过,得出这么一个结论,在她的汉语写作里面能看到英语的水平对她的影响,可以用两个词,就是说“简明”而有“说服力”,它是非常好的文风,没有繁文缛节,没有废话,我觉得是非常干净的文风,我也提倡。我觉得中国的文学写作为文造情的东西很多,而她的文风很好。
    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恰恰在她的英语写作里面,我注意并看到东方女子的思维,这是非常有意思的现象。另外我非常赞同她的非功利学英语,不是因为学英语要出国,要考托福考高分,不是这样,是因为她热爱,她热爱那些单词,所以单词就象阳光照耀向日葵一样开放着,所以我觉得这不光是学英语,是学习一切的诀窍。包括我本人,在大学毕业以后不是从事英语专业的工作,对出国留学也没有太大的兴趣,也一直坚持学英语,我的这种做法也是没有任何功利的因素。后来我发现,其实跟王蕤的观点一样,最终会发现非功利的学习方法活力是非常大的,不知道在什么场合和什么时间就会不由自主的回报你。
    我认为她的书对现在的大学生和现在的中学生,包括想把自己的英语水平真正提高的人,是有非常切实的帮助,所以我很愿意向大家推荐她的这本书。

    主持人:王蕤,你对韩老师的评价和观点有什么看法,能不能谈一下自己在双语写作方面的经验。


    王蕤:首先我觉得他非常尖锐,看得非常透彻。我的中文写作影响了英文写作,英文写作也影响了中文写作。
    为什么是这样呢?少年时代,我没有出国之前,特别是在80年代,那时候中国是非常理想主义的,那时候跟着父亲参加沙龙,听知识分子谈人道主义,谈费尔巴哈,回去就要搞清楚,都是带有一种深厚的、忧患意识的东西,当时也喜欢看一些荒诞话剧,总是对精英、前卫的东西非常感兴趣。
    我的写作,我说不出来,小的时候我很顺的,但是我是一个很自卑的孩子,有一种压抑感,所以走路的时候总是低头,文章中有青春的胀痛感,有一种压抑,但是有很多的装饰音,向日本音乐,我喜欢很多叹号、感慨、排比句。为什么是这样的?写一个为什么可能不够,可能会写三个为什么,在最后的一个为什么会写三个问号,用英文的话来讲这可能是很原始的激情,就是喜欢西藏的原始风景,大江、大河,这在文字上就会用很夸张的东西,我自己为自己的文章叫好,写得都是咖啡色的书皮印着无色的诗,写月光下向日葵怎么挣扎的比较,就是那样一种笔调。
    但现在我不是这样的,尤其经过美国生活过以后的我,写作完全不一样,首先没有以前的焦灼感,更多的是平和,而且我的文字里面不再喜欢装饰的东西,把装饰的东西全去掉了,我喜欢写的是最本质的东西,喜欢说什么就是什么。还有,我在美国发现大家有一种幽默感觉,这种幽默感常常是带着一种自嘲着,这是调节人心情特别好的办法。我以前的青春胀痛或者不自信,是把自己看得太重要,其实自己没有那么重要,其实多一点幽默、多一点自嘲会发现天照样是蓝的。在这个方面,使我后来的英文写作多了一些挖苦,多一些幽默、多一些讽刺,少了一些排比句。

    主持人:有个网友问,你的中国文化背景,对你的英文写作有什么影响?


    王蕤:对我的英文写作非常有影响,因为我写的就是中国,我刚才跟网友在文字上也谈过,我非常欣赏林语堂,他用英文写中国,用中文写国外。我在作品里用了很多大腕、茶馆、侃大山的词,都是最最北京化的词,我把它写了英文,反而有一种特色和风格,读者和编辑都很喜欢。

    在美国国务院工作 自由的行走

    主持人:王蕤,你在98年的时候通过非常严格的考核进入到美国国务院做翻译,能谈一下这种工作感受吗?

    王蕤:我书中有一章讲的是职业翻译如何当成美国翻译专家的。我认为,在美国搞外交的有三种人,一种是外交官,像中国的大使、参赞是文化官员。第二种一般是在华盛顿、纽约政府工作的员工,他们不一定是派出在外面的。还有第三种是合同的、聘任的专家。我是属于第三种,我跟国务院之间是合同关系,我可以是个人,也可以是公司,我跟它就是合同的关系。那么,大部分为美国政府国务院做翻译的人,都是像我们这样的合同工,合同专家。这个工作可以由你选择一年上或者更长的时间,可以两个月,七个月,或者一年,你想忙就可以忙,不想忙就非常轻松,这非常适合我。再有一个是可以去很多地方,我想这像免费旅游一样,可是这比免费旅游要轻松的多,比如你做一个旅游者,人家不会让你进五角大楼的内部,但是我有机会进到五角大楼内部里面,或者到军校、监狱里面,我还可以真的跟监狱里面的罪犯一起吃饭。现在有一个流行的词叫行走,我在美国是行走状态,经常飞来飞去,了解很多状况,既使我了解美国,又有一份工资,真的,我很喜欢这份工作。

    主持人:他们不怕你为中国获取情报吗?

    王蕤:因为我做的翻译不是最最高层的翻译,因为最高层的翻译工作,是要通过联邦调查局来查清你的三代。但是美国有一个优点,非常开放,非常信任每个人的职业道德,而且非常鼓励多元化,不会因为你是从什么国家来的,或者是什么肤色就歧视你,因为这是法律上不允许的,如果因为这样的事情怀疑你,或者歧视你,这对它整个政府的形象会造成影响,因为有很多民权团体会站出来。我觉得这点美国做的很好。


    东西方文化的差异 传统文化最有魅力
 

    主持人:你在西方生活这么多年,你对东西方文化观念的差异是怎么看的?

    王蕤:我感觉西方人的最大特点就是怀疑精神,他们总是在思考为什么?而且他们的宗教力量非常强大,在西方我感觉到,有很多基督徒,他们一方面可以非常开放,但是另一方面,对宗教以及人从哪里来这些最原始的东西,他们是很严肃的思考。我觉得我很喜欢古代的中国,古代的中国有很多的理性,用很多我们自己的东西,有很多自信心,好象我们这代人都不如古人,我们的前辈更加自信。但是我想,其实我喜欢拿现在的西方和过去的中国古代相比较。

    主持人:韩老师,你是中国文化精英的主流人员之一,你对西方文化是怎么看待的?

    韩敬群:我接着王蕤刚才说的话题说,今天上午我跟朋友聊天,他们跟我讲过一个说法,我没听说过,但是很有意思,据说中国的明朝的时候,大概西方工业革命还没有发生,那时中国的GDP占到全球的70%,就是比现在的美国也要厉害多了。那可想而知,明朝并不是中国封建王朝最强盛的地方,譬如我们引以为荣的盛唐。我想王蕤喜欢中国古代可能就是喜欢中国的盛唐,我们中国在世界有那么大的强力可能就是因为那个朝代的情况而形成的,当时我们中国的辐射力远远不是今天可以想象的。谈到西方对中国文化的影响,我觉得其实可能是这么一种经过,那就是文化和文化之间的接受和认同,很多时候是更多的观察自身,更多的是注意到别的文化和自己的文化不一样的地方,这个说法也许不准确,但是有一定的道理。我想我们中国在现代化的过程里面,其实是一个西化的过程,我们变得越来越像西方,可能变得越来越象美国。
    但是西方人要是看到一个西化的中国的时候,并不会很感兴趣,因为在纽约的大街上就可以得到这一切。所以我们经常听说一个词,叫妖魔化中国,这就是为什么西方人老是看到中国落后的一面?包括以前说张艺谋的电影,包括说到戴斯杰的小说等等,有很多这样的情况,我想这是可以理解的。西方更多看到的是想看到我们的文化跟他们不一样的地方。
    中国在现代化的过程里面,我希望看到的是它一方面变得更强大,国力更强盛,人们的生活更富裕,但另一方面我们能非常好的保留了我们自己的传统。

    主持人:非常感谢王老师和韩老师来我们读书论坛交流,由于时间关系,访谈到此结束,谢谢王老师,谢谢韩老师。

    王蕤简介:

    王蕤,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出生,长于北京,中国作家协会会员。1991年,王蕤被保送到中国人民大学新闻系。1993年,美国密苏里新闻学院和伯克利加州大学同时录取她。王蕤选择了著名的伯克利加州大学,选择了她所喜爱的文学专业。1996年自加州伯克利大学毕业。1998年,王蕤以无可挑剔的美式英语被美国国务院破格录用,聘为翻译。在美国生活了8年后,王蕤搬回亚洲。她现在往返于加州、香港和北京的家,并经常在世界各地旅行。她说:“国内充满激情。我喜欢国内。”

    创作经历:14岁在《北京青年报》发表处女小说,15岁在《人民文学》发表小说,17岁出版作品集《寻找的欢歌》,19岁入作协。写过6部中文书,有《从北京到加州》《哈佛情人》《王氏三姐妹的天空和梦》《玫瑰色与灰色和谐》《俗不可耐》等等。用中文写作的同时,王蕤也用英文创作。1999年,她的英文小说《百合》被美国最大的出版公司———著名的兰登书屋高价买下版权。她现已成为和美国兰登书屋、英国麦克米兰公司和德国贝塔斯曼签约的年轻一代国际型作家,被美国媒体誉为打入西方主流出版界的最年轻的中国出生的作家。她的作品被译为多国文字,现为《今日美国》、《时代周刊》等美国著名报刊撰稿,是英文报纸《南华早报》极受欢迎的专栏作家。

王蕤,在人民网与网友交流。
王蕤,在人民网与网友交流。 
来源:人民网 (责任编辑:孤松)
精彩推荐: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热点新闻榜
...更多
  
人民网搜索  互联网搜索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