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专栏>>嘉宾访谈

游弋在东西方的文字间——双语作家王蕤访谈
文松辉
  2004年02月26日10:11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巧打英语牌 闯入美国主流》 王蕤著 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
《巧打英语牌 闯入美国主流》 王蕤著 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
人民网北京2月26日讯   2月24日晚上7点十分,双语作家王蕤,做客读书论坛,和网友进行了在线交流。一个半小时的访谈里,王蕤和网友在许多问题上做了交流.

下面将访谈的内容整理编辑出来,以飨诸网友! 

嘉宾介绍: 

王蕤,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美国国务院聘用翻译,《南华早报》专栏作家。 

韩敬群,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常务副总编辑、副编审。 

主持人:读书论坛今天请到双语作家王蕤,一位年轻美丽时尚的女子,同时还有她的朋友,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常务副总编辑韩敬群,请嘉宾和网友和网友打个招呼先。 

王蕤:大家好!我和十月文艺出版社的韩总编在这里向大家问好。 

韩总编:大家好! 

[网友]:听说你从小就多才多艺,善古筝、会画画,画作11岁时在日本展出,13岁在加拿大展出。你应算个神童?王安石伤仲永的文章我们都读过,你怎么没成为仲永? 

王蕤:我觉得我的天分没有完全发挥出来。但是我觉得我现在还没有成为仲永,主要原因是我从小知道自己姓什么,一直有种危机感。 

[网友]欢迎王蕤。请问你为什么要放弃在美国国务院的工作呢?那么在美国国务院找到“翻译”工作能够算是进入美国主流社会了吗? 

王蕤:这个主流其实最开始是我的书的英文名From Mainland to Mainstream,《经济学家》杂志写我的一篇文章的时候用的,讲我们为什么走进主流,主要是走进美国文化出版的主流,并且是在美国兰登书屋这样主流出版社出书,在美国国务院做事应该在政治上需要有一定的参与性。 

[网友]:谢谢。你在兰登最近的新书是什么?他们是怎样策划选题的呢? 

王蕤:最近的新书就是《莉莉》,其他的还不一定在兰登出呢,也可能在兰登出,有一个第一选择权的问题,如果钱给的不够多,就可以换成其他家。至于怎样策划选题,我不太清楚,因为他们好像不是策划。 
韩总编:具体这方面的情况可以请他们看三联书店出的书,《我和兰登书屋》。 

[网友]:请问王女士都写过什么书??反映什么的,以前怎么从没听说过? 

王蕤:我写过《从北京到加州》、《俗不可耐》、《哈佛情人》、《莉莉》《寻找的欢歌》的和《玫瑰色与灰色和谐》那是中学时写的书,还有《欲望俱乐部》是在香港出的。 

[网友]:这些都是“雅痞文化”的代表作吗?请你解释一下“雅痞”和西方国家的“雅皮士”的区别,为什么非要用这个“痞”字? 

王蕤:我的《俗不可耐》是非常雅痞的,主要写的是海归生活,为什么叫雅痞,这是Young Urban Professional的简称。 
韩总编:后面的ie是一个小词缀,不知道说得是否正确。 


[网友]:“70年代以后”作家的创作大多“私人化”色彩浓厚,你的创作是这样吗?你对现在国内文坛流行的美女作家如何看待? 

王蕤:我觉得70年代以后,最优秀的我们这批人都选择了出国,回国的很多很多人做MBA、CEO和做金融的比较多,我觉得其实现在70年代后再写作的女性作家并不代表我们这代人最优秀的。我觉得她们是把写作当做“丑女变美女、穷人变稍不太穷的人”的捷径。 
韩总编:我觉得我们谈写作就应该谈写作本身,与作者是美女还是丑女无关。 


[网友]:请问韩总编:十月文艺出版社已经或在打算出王作家的书么?已经出版过她的什么作品?可以谈谈您对她的作品印象吗? 

韩总编:我今天跟大家见面主要作为王蕤的朋友,也跟她一样的喜爱英语,也喜爱文学的一个朋友跟大家交流。我们十月文艺出版社最近刚刚出版了王蕤女士的《闯入美国主流》这本书,我想主要谈一下对她这本书的看法,我个人认为,这是目前非常好的可以指导学习英语的好书,我建议现在在校的大学生,还有高中的学生都来看看这本书,会对他们学习英语有非常实际的帮助。 

[网友]:你喜欢中国古典诗词吗?用英语写作有什么感觉没有?你英语是怎么学那么好的? 
王蕤:用英语写作要逻辑比较清晰,比中文更要简洁,因为废话、空话多了会让人觉得很厌烦。 

[网友]:恕我冒眛,你在中国的名气似乎更多的是因为你进入了美国的“主流社会”而不是你的著作。你怎么看这个问题? 

王蕤:因为我这十年主要是在国外发展,回来有一个重新熟悉唤醒记忆的过程。我知道可能我个人的经历和生活,很多朋友觉得感兴趣,我可以理解,因为这是一条路,而且我的路是一种生活方式,有的人会比较喜欢这种方式,我的作品,比如说我的《莉莉》中探讨了很多问题,比如以前我探讨了海归问题和中国的农民、农村问题,那时候都叫地下文化,当时是太早了。现在我觉得回来以后,比如说我以前写农民的问题,她们说让我写点洋的,写我在美国的事,大家想看,但是我的作品有一个时间上的问题,可能现在大家比较关心农民的问题,但是我当时出书的时候是99年、2000年的时候,大家最热的话题是谈资本家和网络经济的问题,而不是农民问题。 

[网友]:请问嘉宾:所谓被美国主流社会接纳有什么客观标准吗? 
王蕤:我觉得没有什么客观标准,比如说我这个是比较简单的,因为比如说我在国务院做翻译,我在华盛顿邮报做过记者,在时代周刊和财富杂志写作,还有在美国的NPR做过广播,这些是在美国的杂志类或者报纸类是最最主流的,是数一数二的这种,在美国可能也是最厉害的一些媒体之一。还有出书的兰登书屋可能是美国最大的出版公司,兰登所属的贝塔斯曼集团又是全世界最大的出版公司,从这样的角度上看,所以说这些打交道的算是比较主流的。 
[网友]:代为回答:皮肤和头脑都变白. 
王蕤:说这话的人有种族倾向,在美国是不能这么说话的。鲍威尔、乔丹都是黑人,但都是美国主流。 

[网友]:现在看到对你作品有很多正面的评价,那么你的书受到过哪些批评?哪些批评对你印象深刻?为什么? 
王蕤:受到过批评,就是嫌我过分贵族。因为嫌我写的《俗不可耐》过分贵族,写得东西过于西化,说我的《哈佛情人》那种爱情故事过于西化,什么黑人、白人都有,我受到过这样的批评。 

[网友]不知道嘉宾说的:过分贵族,是什么意思?还有,是外国的?还是中国的?中国有贵族吗?中国人懂得外国的贵族是什么样吗? 

王蕤:中国没有贵族,只有穷人,这是我的好朋友钱宁(钱其琛的儿子)说的。 

[网友]你被美国媒体誉为打入西方主流出版界的最年轻的中国出生的作家,被他们接受的作家就是优秀的吗?除了语言上的问题之外,你能否谈谈西方世界接受东方作家或者作品的标准?是否必须以他们的意志和价值观为判断中心? 

王蕤:我认为出我的这个书的出版社相当于中国的人民文学出版社,它主要侧重于文学类的书,因为兰登棋下有很多的分社,给我出这个书的是被文学上认可的作家,在美国就分得很清楚,商业作家就是商业作家,文学作家就是文学作家,因为兰登书屋很有钱,他们在经济比较富裕的情况下,可以投很多钱去关注一些真正的文学,我们出版社出过像《日瓦戈医生》《情人》,我认为从这个方面来讲,美国的出版社在文学方面的判断力是有非常高的水准。但是国内也有很少的出版社可能比较好,我觉得大部分出版社现在都是以财富积累为主要目的。 
韩总编:我觉得也不排除,中国大陆的出版社还是有很多有非常好的理念和非常强的社会责任感。中国大陆我觉得还是有这样的出版社。我想我们十月文艺出版社也是这样的。 

[网友]:王老师,我认为在美国,非白人永远进入不了白人的主流社会。成就地位的认同不能等同与心理认同。 

王蕤:你为什么这么歧视自己的肤色。你心里有问题。 

[网友]:英文小说没有中文小说生动。例如翻译“红通通的脸”,英文仅为“RED FACE”. 
王蕤:我强烈不同意。其实,可能因为母语是中文,所以你对中文的感觉更熟悉,英文有很多也很生动,但是因为你感觉比较遥远,就不会觉得它很生动。而且红通通的脸也有很多的说法,也可以不说成Red face,也可以说成Rosy face。 
网友:几千年连绵不断的中国文字和文化难道不比西方文字更生动? 
王蕤:你重新读我这句话,我没有这个意思,只是不赞成说英文小说不生动。 

[网友]:你对东西方文化差异如何看待? 

王蕤:我觉得美国和中国的文化最大的区别是美国历史短,中国历史长,美国其实对旧的东西很看中,中国要不断的砸掉旧的东西,建立新的东西,中国认为的新东西是一种累赘,美国认为旧的东西是一种财富。 美国的文化拥抱的是多元化。 

[网友]:请问王蕤,你自称为双语作家,请问你的英语写作有多大的读者群?英语读者主要集中在哪个团体? 
王蕤:我的书在世界范围内,如美国、欧洲都有,在欧洲是在英国的殖民地国家或原殖民地,像印度、南非很多地方都可以看到我的书,在香港也可看到。 

[网友]:美国给你最多的是什么?中国给你最多的又是什么?美国最缺什么?中国又最缺什么? 
王蕤:目前中国最缺的是一种淡然、一种平和的心态。美国最缺的是对外国的兴趣,美国给我最多的是自信,中国给我最多的是温暖、友爱。 

[网友]:嘉宾,西方人喜欢冯小刚还是张艺谋? 

王蕤:美国人不太知道冯小刚,但知道后也许会喜欢的。 

[网友]:你在美国可能是人才,但在中国可能就不是。请谈谈东西方对人才标准的 
王蕤:我说人才在哪都能活。 

[网友]:嘉宾,看到你的照片,觉得你的确是个很有点魅力的女孩,假如让你布置一个家,一会是什么格调? 
王蕤:我美国的家全部是中式的、古典的,芭蕉荷叶,然后日本屏风,还有古式家具,这边的家想弄的西化一定,生活永远在别处。 

[网友]:请嘉病谈谈回国的感受以及中国与美国有什么不同 
王蕤:我觉得现在的中国跟美国最大的缺点是中国人比美国人急躁了,以前不是这样,我走的时候不是这样。 

[网友]:我觉得你的生活太顺畅了,因此注定了你的作品不能成为精品 
王蕤:如果生活的舒畅和写不出精品是矛盾的,我宁愿不出精品,但我认为两者并不矛盾。我喜欢毕加索。 

[网友]:作为一个东方女子,你在西方又生活多年,那么你在情感上的观念有变化吗?请谈谈你的情感观和爱情生活? 

王蕤:我回来以后,在深圳看到衣着光鲜的二奶,比大奶更加骄傲,然后端着盘子的服务小姐满脸艳羡的样子,我觉得我落伍了。 

[网友]:怎么好端端的中国不呆,到外面去了?外面有人欺侮你吗? 

王蕤:外面有人欺负我,我就告,并要求赔偿,但中国有时候受了欺负得窝着。 

[网友]:你是否也像《俗不可耐〉中的国际边缘人,是否也时常凭栏而望,怅然若失? 
王蕤:对,有这个感觉,飞来飞去,市场凭澜而望,但是怅然若失没有,有时候会有一种恍惚,会对家和归属思考的更多一些。 


[网友]:你的中国文化背景,对你的写作有影响吗? 
王蕤:我用英语写的就是中国,喜欢林语堂用英文写中国,用中文写外国。 

[网友]:文学在你生活中的位置和比例?你觉得自己的书有哪些遗憾?你的书会给读者以什么样的收获? 

王蕤:我一直就是一个文学青年,很可惜其实我在国外发表的东西和写的东西在国内还没有出版。这是我的一个遗憾。 


[网友]:你有农村生活的体验吗,你是怎么写农民问题的? 
王蕤:我在《哈佛情人》里有一个小说叫做小芳,讲的是农村问题,是我以91年去农村最贫穷的地方呆了一段时间,后来我用英文扩写了小说《莉莉》。我中学的时候,加上每个寒暑假都去农村。 

[网友]:有没有看过马燕日记啊,人家比你写得怎么样??? 
王蕤:没看过马燕日记,认识帮马燕出书的文学记者,他是我的一个读者。 


[网友]:诺贝尔文学奖离中国有多远?离你有多远?你觉得诺贝尔文学奖对中国作家或文坛重要吗?为什么? 

韩总编:诺贝尔文学奖曾经有几度离中国都非常近,比如说老舍先生、沈从文先生的情况,还包括北岛,据比较可靠的消息,北岛曾经有一年只差一票,曾经离中国是非常近的,在一个旅居法国的法裔中国人高行健在2000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之后,我认为诺贝尔文学奖开始离中国很遥远了。我觉得离王蕤有多远,对王蕤的写作还有非常漫长的岁月,这个问题我们可以放眼望去,可以期待将来。那么,诺贝尔文学奖只是衡量文学的一个重要尺度之一,所以中国的作家或者中国的文坛不应该眼睛盯着诺贝尔文学奖。 
王蕤:我很喜欢高行健。 

[网友]:请谈一谈你对中国现代文坛的整体评价,中国现代作家中,最欣赏哪一位?哪一部作品,为什么? 

王蕤:我觉得中国文坛现在是一团糟,着急的人太多,还是那句话。 


[网友]:韩总编,写作和作者的背景是有关系的。深入研究就会涉及到作者背景,恰恰是有的出版社忽略了前者,而强调了后者,把图书市场弄得很混乱,您怎么看这样的现象,在你们十月文艺出版社有这种情况吗? 

韩总编:我想一部作品能否值得读者花时间阅读,值得我们出版社花心血去出版,主要还是在它内在的生命力,还是他自身的水准和它的生命力。至于作品之外的其他因素,我想也是对这本作品在市场上的影响会有一些帮助,这是实事求是的。但是,这种销售上的帮助与作品的好坏,尤其是与它能否获得比较长远的生命力基本是没有关联的,所以像我们十月文艺出版社当然更希望致力于出版,对我们的读者、对我们的社会有比较良好的作用,而且会有比较持久的生命力的作品。 

[网友]:会说英文的人很多,能用英文写作的人很少。请你给想用英文写作的中国人提些建议。 

王蕤:现在好莱坞像李连杰、成龙、刘裕玲、周润发等都成了一线明星了。好莱坞在接受中国的文化。但是,英文出版还是比较慢,对中国文化的接受还需要有一个过程,如果你的写作是不以出版为目的,我鼓励你写,但是以出版为目的,是会很艰辛的。我花了三年时间才找到经纪人,因为很多美国的出版界的人告诉我说,我们对写中国的小说不是很感兴趣,后来能出版也很不容易,但现在的情况好转了。 

[网友]:请问嘉宾,在国外待那么多年,又是受过传统教育的,你对哪边感情深一点啊,中国还是美国呢? 
王蕤:我还是那句话,情感中国,概念西化,这就是我。 

[网友]:嘉宾,你认为当今中国最出色的作家是谁? 
王蕤:我觉得我喜欢戴思杰。 
韩总编:戴思杰是我的朋友。 

王蕤:时间到了,下次有机会我们接着聊。 
韩总编:再见。 
主持人:访谈到此结束。谢谢嘉宾,谢谢网友的参与! (松蓝编辑) 

图为现场照片,王蕤正在阅读网友的帖子并思考。
图为现场照片,王蕤正在阅读网友的帖子并思考。
(责任编辑:孤松)
精彩推荐: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热点新闻榜
...更多
  
人民网搜索  互联网搜索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